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苏州“老娘舅”:倾情大调解筑基“苏城善治”

2021年02月26日 10:12:36 来源: 新华日报

  近日,司法部公布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委员会和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名单,苏州有1家人民调解委员会和3位人民调解员在列,获奖数量位居地级市前列。

  调解是化解矛盾纠纷、维护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在苏州,以把非诉讼解决机制挺在前面为核心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大幅提升了市域社会治理的能力和水平。

  调解成效如何,群众满意是关键。数据显示,仅在2020年,苏州1万多名人民调解员调解了各类矛盾纠纷达15.3万件,群众满意度超过98%。

  各类调解组织成百姓“说理地”

  遇到难题,上“公众评判庭”评一评,成为昆山市淀山湖镇百姓解决矛盾纠纷的共识。前不久,一对姐妹找到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淀山湖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单振春,希望能够帮助她们解决小妹赵某的扶养问题。赵某患有智障,生活不能自理。父母和大哥相继去世后,赵某跟着三姐生活。随着村里的老房子面临拆迁,赵某因符合条件可享受50平方米的增宅面积,一时间三家人在谁来照顾赵某的问题上产生了纠纷。

  在“公众评判庭”上,主持人总结归纳了主要矛盾焦点,随后公众评判员结合当事人的家庭情况、当地风俗以及相关法律、法规,发表观点和建议。最终,一场“你争我抢”的扶养纠纷得以化解,三家达成协议:将50平方米的增宅面积按照拆迁标准折成现金,用于赵某以后的日常生活和房屋租金的支出;三家轮流照顾赵某的日常起居,待赵某过世后,再均分其遗产。

  一起家庭纠纷,牵动多人参与,究竟值不值?单振春回答:值!因为每一个合理诉求,都与百姓的幸福感、获得感紧密相连。

  “公众评判庭”是多元化调解组织的一个缩影。近年来,苏州积极探索创建劳模调解工作室、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派驻调解工作室等形式各样的调解组织,促进了矛盾纠纷的有效化解。

  今年68岁的柏金泉,是苏州市吴中区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专职调解员,也是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获得者。在他看来,医患矛盾错综复杂,调解需要掌握一定的沟通技巧和专业知识。

  一位患者在某医院实施手术过程中突然离世,家属坚称系医院操作不当所致,院方则不认同。柏金泉在调查摸清纠纷原委后,将患者生前患有“重症高血压”等危重病症,以及术前诊断情况进行梳理分析,并咨询专家库多位专家,从专业化角度为死者家属释明病理和死亡原因。经数次沟通,家属撤回了所有渠道的投诉,院方也同意根据评估结果,依法承担相关责任。

  柏金泉认为,只有对当事人“精准把脉”,才能开出“治病良方”,为医患纠纷“活血化瘀”。截至目前,经他调解的1000余起医疗纠纷案,无一人反悔上访。

  调解是一门“技术活”

  “周主任,新年快乐!”今年春节期间,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常熟市汽车市场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周永良收到当事人小李的拜年微信。“我们的用心服务和专业调解得到了他的认可!”周永良说。

  小李刚买的汽车出现质量问题,退车遭拒后带了多人去4S店讨要说法。4S店态度也很强硬。周永良被紧急搬来“救火”。到现场后老周不是急于调解,而是把双方情绪安抚下来。“车你也开了一段时间了,如果你是店家,是不是要考虑折旧的因素?”“你们的设计确实有缺陷,今天这个事情闹这么大,处理不好的话对店里的口碑也会造成影响。”经调解,双方握手言和,由店家以一定的折扣收回原车,并出售给客户一辆新车。

  “调解是一门技术活!”周永良坦言,干汽车纠纷调解,他是“学中干,干中学”。平时想方设法和汽车维修的老师傅“搞”好关系,为的就是有问题能够随时请教。“现在一个电话过来,三言两语就能明白大概情况,再跑过去实地看下车,问题出在哪心里就有数了。”

  矛盾纠纷涉及多方当事人怎样有效解决?多方当事人远隔千里如何沟通?在双塔街道司法所,利用“江苏微解纷”平台,开展微信视频等远程连线方式,让当事人享受了“不用跑”的利好。

  江西的一名在校大学生小王,通过某助学平台办理了8800元的分期贷款,报名了总店位于苏州某培训机构的舞蹈班。因培训机构总店与江西的分店对接不及时,小王要求总店作退课处理,对方拒绝后,小王通过网络诉讼平台,向姑苏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根据民商事案件前置调解程序,将该案委托给双塔街道司法所。

  受领诉前调解任务后,调解员启用远程视频连线双方,多次协商后,培训机构同意退课处理并协助小王解除助学平台的借贷合同,小王则自愿承担200余元违约金。

  在此次司法部的表彰中,双塔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是苏州唯一一家获得“全国模范”荣誉的集体单位。该调委会相继打造了“小巷评理”“大院说理”“板凳会议”“名家说法”等多个品牌,成为当地化解矛盾纠纷的优先选择。

  把大调解延伸到每一个角落

  调解工作涉及方方面面,需要统筹多种资源和渠道协调推进解决。近两年来,苏州积极探索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并陆续在常熟市、昆山市、吴中区、姑苏区等区域开展试点工作,把推进非诉讼纠纷化解机制建设放在更突出的位置,积极发挥非诉解决机制的“第一条防线”作用。

  此外,苏州市司法局还制定《苏州市非诉讼纠纷化解服务清单》,明确7类非诉讼纠纷化解服务方式、14个服务项目。截至2020年底,苏州市、县(区)两级非诉讼服务中心全部建成,并在两级法院及其他重点单位设立分中心,建成市、县(区)两级中心11个、分中心22个,镇(街道)非诉讼服务中心100个,村(社区)两级非诉讼服务中心站(窗口)2086个,形成了全市非诉讼服务网络。同时,依托“微解纷”线上调解平台、12348法网等多个线上渠道,实现了“线上线下”服务功能全面覆盖。

  如今,多领域覆盖、多部门联合、多元化调解的“大调解”模式,已经在苏州初步形成。苏州市司法局局长王侃表示,未来,苏州将进一步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深入挖掘资源,综合运用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律师调解、公证、行政裁决、行政复议、仲裁等多种手段,把调解触角延伸到社会治理的每一个角落,促进民事、商事、家事、行政等领域纠纷多元化解,让老百姓遇到问题能有地方“找个说法”。(陈诚 张红军)

[编辑: 王亚丽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7142169